法拉第的新车看起来挺牛 不过乐视能不能熬到量产那天又是一回事了

乐视汽车

美国当地时间1月3日晚,拉斯维加斯,贾跃亭开着那辆传闻许久的FF91车进场了。这也是乐视投资的美国电动车公司法拉第的首款量产车的首次亮相。

界面新闻记者现场所见,站在台上的法拉第高级研发副总裁Nick Sampson向大家介绍说,“这次法拉第的投资人YT(贾跃亭名字缩写),也来到了现场。”话音刚落,贾跃亭从车上走下来。此后,Nick打算在现场向大家展示车的自动驾驶功能,他说贾跃亭只要触碰手机的一个按钮,车就能自己驶离舞台到车库里去。贾跃亭照做之后,和Nick站在舞台上等了一两分钟都没动静,原来是车出了些故障,并没有行驶起来。

“它还是个宝宝,非常害羞,YT不如先跟大家讲几句话吧。”Nick Sampson连忙化解现场的尴尬。

此后,贾跃亭走向舞台中央,开始他的演讲。他英语并不娴熟,带着非常明显的中式发音,几乎一字一顿背出了演讲稿,这才让现场所在的观众们意识到:这是一家中国公司举办的一场很酷炫的发布会。

会场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但美国人对他并不陌生,过去一年,法拉第、乐视以及贾跃亭本人都频频因为或正面或负面的消息不断曝光于美国媒体之下。

豪华高配和未知的价格

1月3日新车发布这天,也是消费者电子展(CES)正式开展的前一天,法拉第选在一个离主会场稍远的拉斯维加斯市区的会议中心发布了他们的首款量产车FF91,距离他们在去年CES上发布概念车zero1正好一整年。

这一年里,法拉第发生了很多事情:发布概念车后不久,其开始向外界展示和中国公司乐视的关系,贾跃亭则以中国富豪身份带着被称为中国版netflixt的乐视登上美国媒体;此后,在拉斯维加斯北面要建设号称“世界第一大建筑”的工厂,又因为乐视资金链问题而停工。

内华达州财政部部长Dan Schwat就坐在界面新闻记者斜前方听完了贾跃亭的演讲。就在去年11月底,因为内华达州工程建设工程停工,Dan Schwat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还厉声批评了这家公司和贾跃亭本人。

但一个月后,这家公司顶着巨大的争议和质疑发布了量产车,“过去上百年形成轿车、SUV、MPV、跑车等五花八门的车型分类即将会被改变。FF正在创造一个跨界融合的全新品类,希望用一种车型就能够替代所有车型。”贾跃亭在演讲中说。这一次他们把FF91称呼为新物种,来标榜这款车型的各种优越之处。

在贾跃亭登台之前,法拉第的自动驾驶部门主管Hong Bae向观众展示了该车的自动泊车功能——车主可以在目的地下车,然后FF91可以自行前往停车场。

Hong Bae问坐在台下的拉斯维加斯市长,车应该停到哪里,市长说“不如停到3号泊车位”,然后现场的视频展示了一个工作人员在手机上稍稍操作之后,FF91在现场绕了一整圈,并在避开其他行驶车辆的情况下找到了空位,并成功停入这个空位。

值得注意的是,停车用的是一种非常中国的方式——倒桩入库,而在美国DMV驾驶手册上一条重要规则就是“避免倒车”,考核的任何一项停车方式都是正向驾驶。

不难看出,拉斯维加斯市长仍然愿意为法拉第和乐视背书,之前Dan Schwat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就指出,拉斯维加斯政府太希望有乐视来建厂这样的外部投资,他们希望通过对法拉第公司总额3.35亿美元的优惠方案,“但他们做的尽职调查太少了。”

目前自动驾驶大多采用的是雷达或是图片识别技术,前者就是用雷达“感知”外部障碍,这也是谷歌以及百度等公司无人驾驶车辆主要采用的技术,Hong Bae介绍,法拉第采用了长短距离雷达一共13个,一个激光雷达,还包括12个高性能传感器。但一个不能忽略的事实是,目前自动驾驶车辆商业化的一个主要门槛是雷达的价格,目前情况下一个激光雷达的售价大概是8万美元左右。为此,百度还花了1.5亿元专门投资硅谷的一个雷达公司,就为了降低这一重要配件的价格,在法拉第采用这种“高配”的情况下,并没有公布销售的价格。

但这家公司在现场宣布开始接受预定——这让他们的量产计划看起来像模像样,他们在现场介绍,目前FF91已经开启了官网预定,车主需要在FF.com上注册自己的“FF ID”,同时需要缴纳5000美元的订金(可退款),FF首款量产车第一批量产将有数百台,预计在2018年3月交给用户使用。

这个预定价格可不算低,要知道,2016年3月特斯拉的Model 3发布时,在美国接受预定的定金也只是1000美元,而最后的售价是35000美元。

法拉第在发布会上处处对标的都是特斯拉,包括提供对比参数,还搬来了特斯拉的Model 3等两个车型和法拉第在现场比启动加速。

但到目前为止,记者并没有看见特斯拉或是“钢铁侠”艾伦·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做任何回应。

可疑的PPT和可敬的团队

就像近几年流行的中国手机公司发布会一样,Nick Sampson等几名高管全程都在介绍FF91的各种参数。

整个车身看起来比一般的SUV都更大:车身规格方面,5250*2283*1598mm的长宽高尺寸,轴距为3200mm。

在这种巨型车身设计下,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车重以及随之而来的电池续航,但Nick Sampson介绍,在电池组方面,FF91采用了柱状电池,电池存储容量为130kWh,可续航378英里。

也有一些相比传统汽车在设计上实现的突破,比如外部采用的光显系统能用较为直观的方式向用户传达信息——例如迎宾状态显示、充电状态显示以及自动驾驶状态提示等。还采用了人脸识别系统,能够依靠面部识别来解锁,时髦的AI技术也在发布会上被提及,“它拥有学习能力,会根据不同的路况、驾驶人、天气等因素来主动调节一些性能。”Nick Sampson介绍。

Nick Sampson也将这台车称呼为“首台生态系统电动车”:为了保证车辆实时在线,FF91采用了“多个调制解调器”(mutiple modems)的做法,能够提供LTE 6网络,而这种强大的网络能够保障汽车连接视频、上传数据等功能,与生态系统保持连接。

对于由乐视视频、手机组成的生态系统给予一款电动车的作用,记者一直持冷静态度——它有一定作用,但绝不是主要作用,但Nick Sampson作为一个在电动车行业有一定声誉的从业者也利用这点大肆宣传,不禁让人怀疑这名美国工程师也染上了中国手机厂商发布会的浮夸习气。

而实际上这种发布会的风格由来是小米手机CEO雷军学习了乔布斯的风格,而贾跃亭在雷军之后又不断重复这种风格,如今则一路沿袭到拉斯维加斯,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是不是真正能够实现PPT上列举的各项数据。

Nick Sampson介绍,FF至今已拥有1940个专利,从想出这个点子到进行Beta测试花了两年半时间,这极大地缩短了汽车业界的研发时间——特斯拉从2003年成立到2008年发行首款Tesla Roadster用了5年时间,而发行第二款车Model S又用了4年的时间。

现场一名汽车行业的分析师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样极大缩短的研发时间主要缩短了设计验证(DV)等环节,在安全性上存在一些风险,“但我们要看看它是不是真的能够在2018年交车。”这名不愿意透露机构姓名的分析师称。

在这一次发布会上,法拉第更多的团队成员开始露面,这些人以往在汽车行业都有不错的信用记录,包括Nick Sampson,他此前曾在特斯拉担任汽车底盘工程主管,也有在捷豹10年的工作经验;而此次在发布会上亮相的Hong Bae目前掌管法拉第的自动驾驶部门,此前也有在通用、LLC集团等汽车部门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其在通用时还领导过通用和美国国防部合作的汽车项目。

“我两年前加入公司的时候,公司才4个人,太疯狂了。”设计主管Richard Kim也出现在这次发布会上,他此前在宝马、尼桑、大众有将近13年的工作经验。

包括此前辞职的Porter Harris,曾在Space X带领电池和燃料团队。不可否认,法拉第的确挖到了一群在业界享有不错声誉的从业者加入他们的公司,尽管不少人已经离开。

这些人是不是能够成就一番新事业,还是毁掉此前在行业里的名声?目前来看还很难说,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来自中国的贾跃亭是不是能够持续为这家公司输入资金。

前程还是钱的问题

此次法拉第公司发布会的现场能够容纳上千人,除了一部分媒体、法拉第的员工,大部分都是投资人,而乐视从中国也带来不少投资者,他们两个月前就在拉斯维加斯订下众多酒店客房。

法拉第的未来在一定程度上还在于能不能够说服投资者,给他们持续投入资金。

众所周知,另一家业界明星企业特斯拉一直在亏损——这家公司在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才实现了过去13个季度以来的首次盈利,但美国对冲基金Stanphyl Capital Partners的创始人Mark Spiegel却向媒体指出,特斯拉每卖出一部特斯拉Model 3都亏损5000美元,他甚至怀疑特斯拉今年第三季度财报中突然多出的2200万利润,是公司向美国政府出售的“碳积分”换得的资金。

法拉第的未来同样取决于贾跃亭还有多少钱让这家公司去“烧”。

“当初乐视决定做汽车,算下来至少需要四五百亿资金投资,内外部都在质疑这个决定,但乐视造车可能会让中国首次站在该领域世界前沿,我自己目前已经投入100多亿资金。”贾跃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乐视汽车既定投入目标是500亿元。

乐视资金紧缺问题因2016年10月其在内华达州投资的工厂停工而被暴露,当时,他们未能支付9月到期的2100万美元押金,面临工程停工。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还发现,法拉第无法支付当地政府要求乐视购买的7500万美元担保债券。实际上,一旦购买这些担保债券,当地政府还同意帮助这家公司发售1.75亿美元债券筹集资金,但乐视拿不出这笔钱。

就在去年12月底,贾跃亭宣布融到新一轮资金,称公司已与战略投资者签署合作协议,预计融资金额在100亿人民币左右。

回过头去看,乐视从2014年开始一口气在海外投资包括法拉第在内的三家电动车公司。贾跃亭作为一个目前还难言失败的商人,一定知道某个时间点公司需要多少钱,或许不应低估他的融资能力。

但不可否认,摆在法拉第和乐视面前的不确定因素还有很多,团队能力,公司是否有能支撑到量产的钱,以及万一实现了量产之后的市场,目前下任何结论都太早。

总而言之,电动车这个故事,乐视应该还可以再讲几年。

抢沙发

昵称*

邮箱*

网址